<legend id="nh1wz"></legend>

<ol id="nh1wz"></ol>
<legend id="nh1wz"><sup id="nh1wz"></sup></legend>
  • <strike id="nh1wz"><sup id="nh1wz"></sup></strike>

  • <legend id="nh1wz"></legend>

    <ol id="nh1wz"></ol>
  • <big id="nh1wz"></big>

      <ol id="nh1wz"></ol>

    1. <ol id="nh1wz"></ol>
      <ol id="nh1wz"><input id="nh1wz"></input></ol>

        <label id="nh1wz"></label>

        1. <ol id="nh1wz"><menuitem id="nh1wz"></menuitem></ol>

        2. 图纸下载
        3. 专业文献
        4. 行业资料
        5. 教育专区
        6. 应用文书
        7. 生活休闲
        8. 杂文文章
        9. 范文大全
        10. 作文大全
        11. 达达文库
        12. 文档下载
        13. 音乐视听
        14. 创业致富
        15. 体裁范文
        16. 当前位置: 达达文档网 > 应用文书 > 正文

          夜色

          时间:2020-11-14 14:07:58 来源:达达文档网 本文已影响 达达文档网手机站

          傍晚收工的时候,队长大声说,“王冬瓜,今晚到北山看地瓜干!”

          王冬瓜手握着镢柄,还站在那里愣神儿。有人就推了他一把,说,“呆子,喊你呢!”

          夜里护秋是件美差事,队里劳力都愿意干。其实护什么秋,也就是在山上窩棚里睡宿觉,多挣一天工分。一天工分按“人七劳三”分配,能多分二斤粮食外加五毛钱,谁不眼热?

          以前,这好差事轮不着王冬瓜。王冬瓜个儿不高,貌不惊人,人憨厚老实,平日里三脚踢不出个屁,一直挣九分工,有一次他嗫嚅着问队长,“队长,队里劳力都轮着护秋,怎就没俺的份儿?”队长眼皮抬也没抬,阴阳怪气地吐了句不能让人接受的话,“想多挣一天的工分儿?哈,把你媳妇舍出来,没准儿行。”简直存心欺人!王冬瓜又没辙。

          可是今天队长突然要他今晚去护秋,简直是天上掉馅饼,太阳西边出来了。

          “社员今年指望这些口粮,你跟二毛俩人一定好好看着,防止山那边村的穷鬼过来偷。”队长说这话时,媚眼飞瞟向王冬瓜媳妇柳桂花。

          柳桂花正埋头往筐里装地瓜,刚抬头,便和队长目光相接,顿时双颊绯红。队长心绪旌荡,暗自欢喜,美滋滋吆喝,“收工!”

          掌灯时分,二毛扯着公鸭嗓在外面喊王冬瓜,待王冬瓜出来,二毛拍了王冬瓜肩一下,“凭着媳妇不在家搂,看什么地瓜干,走吧。”

          虽话里有话,王冬瓜没领会,光知道乐,嘀咕,“真是人走时运马走膘,俺要交好运了。”一路哼着小曲。

          秋天的月亮还没有升起来,田野上朦朦胧胧。丝丝凉风吹过,颇有些寒意,片片梯田里,晒得尽是半干的地瓜干,白花花一片。王冬瓜缩在搭起的玉米秸簇里,侧耳倾听着远处动静,似一只警觉的猫。偶尔顺手抓起一块石头朝远处扔去,“嗨”地一声给自己壮胆,惹得二毛直笑,“交好运了?看你美得样儿。”

          二毛说得没错,王冬瓜虽是头笨牛,挣工分不争气,却交了桃花运,娶了个如花似玉的美媳妇,令人刮目相看。

          那完全是偶然。

          柳桂花娘家人偏要给女儿找个老实人,有人就介绍了王冬瓜。

          柳桂花是个俊女人,身段匀称,红扑扑的圆脸蛋儿,丹凤眼,酒窝腮,似一朵盛开的月季花。春天嫁给王冬瓜,当时背后就有人嘀咕,“啧啧,王冬瓜积了哪辈子德,竟娶了这样一个俊媳妇。”

          “唉,可惜一朵鲜花插在牛粪上。”

          “什么鲜花,听说在那边是个风流货,没法子,才嫁给熊哩吧唧的王冬瓜。”

          ……

          刚认识王冬瓜那会儿,柳桂花就说,“俺愿意嫁给你,是因为你憨厚老实,诚心诚意,没歪肠子。”王冬瓜傻眼了,这美人!自己原本是打光棍的茬儿,不是在做梦吧?尽管他对柳桂花的事有所耳闻,可他不在乎,那都是过去的事。柳桂花的容貌,使他激动不已夜不成眠。

          嫁过来后,柳桂花对王冬瓜百般体贴。柳桂花的手巧,蒸出的野菜馍馍也是香的;
          柳桂花的心好,说出的话都是甜的,柳桂花一心总想把这个家过好。王冬瓜发誓,为了柳桂花,为了这个家,他愿意付出一切。

          此时,微风荡漾,王冬瓜蹲在玉米秸簇里,望着地里的地瓜干,仍在想心事。二毛凑过来,望着王冬瓜笑,“把媳妇扔在家里,放心?”

          王冬瓜说,“放心,怎会不放心?”

          二毛说,“队长在你家搞你媳妇哩!”

          王冬瓜说,“胡说,俺媳妇不是那号人。”

          二毛说,“得了吧,不是那号人一个大美人会跟上你?”

          “你……”王冬瓜忿忿然,眼瞪着二毛,嘴张了半天。

          也许二毛说得没错,许多事王冬瓜并不知情。

          柳桂花的容貌,惹得许多人怦然心动,尤其是队长。队长有老婆,但老婆长得不咋的,母老虎。再说,家花没有野花香,他吃这一嘴吃惯了,队里有好几个女人落到他手里,又不敢作声。队长晚上爱溜墙角,每当经过王冬瓜后窗下,总爱伸着脑袋往屋里瞅那么几眼,心里就火辣辣地难受:这臭冬瓜,艳福不浅呢!因此,夜夜难眠。自打柳桂花出工后,他便瞟上了,对她百般照顾殷勤,有人就看出来了,私下嘀咕:“看队长那热乎劲,有八成儿了。”

          二毛今天说这话也是出于嫉妒。他心里也不平,自己长得比王冬瓜帅气,可如今还光棍一条,巴不得王冬瓜家闹个天翻地覆,没准还能渔人得利呢!于是又对着王冬瓜耳朵,“咱真人不说假话,不信你回家瞧瞧,要是今晚队长没在你家,我今晚上工分给你!”

          二毛说得有板有眼,王冬瓜也半信半疑。

          二毛哈哈大笑,“你呀,真是个呆子,要不然,队长能叫你来看地瓜干?他跟你媳妇眉来眼去的,大家谁看不出来?只你一人蒙在鼓里,快回家看看吧!”

          王冬瓜眨巴着眼,望着二毛,想,难道会是真的?脑里便闪出一幕幕镜头:家里热炕头上,躺着赤身裸体白玉一样的媳妇,身上骑着个健壮如牛的队长,媳妇咯咯笑着,队长近似疯狂……这简直不能容忍!“咣!咣!”王冬瓜脑袋里顿时敲响了铜锣,他翻来覆去再也躺不住了,霍地挺起来,说二毛,“你先看会儿,天怪冷的,我回家拿件衣服。”

          二毛暗笑:踩不住坡了,强要脸呢!于是说,“快点回来,我一个人害怕。”

          王冬瓜“嗯”了声,站起身拍打了下身上泥草,就溜溜朝回走。一路上脑袋鼓胀,闭上眼,脑里便现出那一幕,骂:臭队长,你平时欺负俺,俺都忍了,如果你今天敢动俺媳妇一根汗毛,俺就做一回男人,饶不了你!他盘算妥当,顺手摸块石头手里,攥得紧紧的。

          这是个穷山村,王冬瓜家住在村东头,门前有条小河,涓涓不断地流。河边有几棵垂柳树,树上有喜鹊窝,柳枝随风摇摆。王冬瓜爬上柳树,窥视着自家屋内。

          此时屋内,灯正亮着,队长果然在屋里,张手就要搂向柳桂花。王冬瓜简直要气炸了肺……

          其实,柳桂花娘家条件比这里要好得多,柳桂花情愿找这偏远地方嫁给貌不出众的王冬瓜也是无奈,人生复杂,人心莫测。

          今天王冬瓜夜出护秋,柳桂花感到孤独,待王冬瓜走后,她拾掇罢碗筷,到院里检查了下鸡笼,便上炕和衣而卧。她有心事,睡不着,想这日子真是苦,缺吃缺花,为多挣一天工分,丈夫要到山上看一宿山,还美得不行,唉,柳桂花心情不觉黯然。

          刚嫁过来的日子里,还真愁这家怎么过,好在王冬瓜很体贴,摸摸她额头,关切问,“病了?到医疗室去看看吧。”她摇摇头。“要不做点好吃的给你吧。”王冬瓜说着就刷锅生火,煮荷包蛋。柳桂花很感动,这冬瓜,人倒淳朴,心眼不坏,反而觉得内疚,为支撑这家,她出工了,决心帮冬瓜多挣工分。

          此时,她眼瞅著这破屋,仍思索旧事。毕竟累了一天,朦朦胧胧欲睡。恰在这时,猛听窗外“哗啦”响,她意念一闪:有人!心不免扑通跳,难道是队长?这些天来,凭直觉,队长过于热情近乎,那夜,她正跟王冬瓜温存,听见后窗有动静,猛抬头,瞅见队长半个脑袋。今晚,没准又是他!

          柳桂花竖耳倾听,感到脚步轻轻,闻到了汗腥味儿的喘息,很急促。“谁?”她急忙伸手开灯。

          “是我。”果然是队长。队长暴露灯光下面,“嘿嘿”笑着,张手要扑过来。

          “别!别……你快走吧,你从哪里进来的?”柳桂花一时没了主张,心扑通跳。队长死皮赖脸,非要那个,跟柳桂花撕扭做一团。柳桂花内衣被撕破,脖子也划出了血。柳桂花尽力推开队长,嚷,“我可要喊人了!”队长见柳桂花脖子有血,住了手,求道,“桂花,我是真心爱你,我心里……”

          柳桂花虽面有愠色,反而镇定了许多,望着队长那熊样,冷笑了下。这嘴脸,多像娘家时那个人啊!于是说,“队长,行了,我替你说下句吧,‘我心里只有你一个人。‘没有你我就没法活。‘我跟老婆离婚。对不?”

          队长愕然,“对呀!你咋这般了解我的心?”说着又贪婪凑过来,“花,你若真跟俺好上了,往后家里有啥难处只管说,保准有你好日子过,人家二妞娘就想得开。”

          柳桂花听到此,一阵恶心,恨不得给他一巴掌。她听说过,队里有好几个姑娘媳妇都栽在他手里,全身血液奔涌,但没流露,眼珠一转,强作笑颜,“亏你说得出口……好吧,你先炕上歇着,养养精神,俺这几天身子脏了,得洗洗。”说完,便朝队长飞个媚眼。

          队长暗喜:果然是个浪货!

          柳桂花打盆水端到厢房里,然后悄悄开了街门,快步跑出去。

          王冬瓜此时蹲在树上,看得真切,眼睛像猫一样转动。他莫名其妙,柳桂花要搞啥名堂?

          柳桂花想到了队长老婆。

          队长老婆是个母老虎,也是醋坛子,对自己男人行径早有耳闻,平时恨得咬牙切齿,只是没捉到把柄,因此只能干着急干恨。此时,她正在家里喂猪,见柳桂花气喘吁吁闯进屋,很诧异。

          柳桂花上气不接下气,“快到俺家看看吧,队长病得不轻!”

          队长老婆脸骤然变色,“病了?”

          柳桂花点点头,催促,“快点,在炕上哼哼哩!”

          队长老婆大惊失色,放下活计,匆匆跑出来。

          此时,队长正眯着双眼,悠然躺在炕上喷烟圈儿,边脱衣服边嚷,“花,快点儿,急死我了!”

          抬起头,猛然发现面前站着内当家,队长顿时心凉了半截,“呼”地挺起来。

          “咋啦?不是病了吗?”队长老婆冷冷望着队长。

          队长被两眼盯得腿发颤额汗冰凉,浑身都不自在。只见队长老婆“哇”地一声大哭起来,然后就要撞墙寻死。队长急了,上前抱住她,“别,别……”队长老婆回身抓起凳子要砸队长,队长双手抱住脑袋,往橱柜底下钻。

          队长老婆扯起队长耳朵,就要朝外走。

          “走?没那么容易!”柳桂花面色冷峻,说,“把事说明白,半夜爬墙进俺家,想欺负俺,就这样轻松拉倒?看看俺脖子上的伤,还有撕破的衣服,当着你老婆面说清楚,是俺养汉子还是你不要脸!”

          “是我不要脸,你可不要声张啊!”队长羞愧难当。

          队长老婆恨恨瞪了队长一眼,满面通红。

          柳桂花说,“不行,咱找个地方说理去,看你欺负了多少女人,不让你去蹲个三年五载不算完,你这队长,也干到头了!”

          队长慌了,把这事捅到上边,那就糟了!哭丧着脸说,“桂花,我堂堂男人今栽你手里了,你想咋的说吧。”

          队长老婆此时也不凶了,过来笑着劝柳桂花,“是啊妹子,他不是人,就饶他这次吧,可不要捅到公社去啊!”

          柳桂花脸掉在一边,抹了下眼角说,“你队长就是欺负人惯了,就看俺冬瓜老实,不觉得缺德伤天害理?”

          队长说,“是,连夜里护秋都不让他去。”

          “你都做得对吗?”

          “不就多挣几个工分吗?”队长依着柳桂花,“往后好事都有他的份。”

          “光有不行!往后队上护秋的活儿俺家冬瓜要包下来干,俺要把过去失去的补回来!”

          队长只求脱身,莫声张,什么都依,“在理,应该,应该。”

          柳桂花倒是精明,从抽屉里拿出纸和笔,“这可是你说的,空口无凭,立个字据。”

          队长照做了。

          此时,爬在树上的王冬瓜把家里刚才发生的看得一清二楚,腰腿也不酸痛了,乐得差点掉下树来。

          柳桂花手拿着字据,抖了抖对队长说,“队长你听着,俺不是那号人,俺过去吃过亏不假,现在俺嫁给王冬瓜,就是王冬瓜的人,你是队长俺不高攀,往后再甭打俺的谱儿了,不然的话,非抖你个底朝天不可。”

          队长早已通身是汗,羞愧难当,没想到这女人如此厉害,自己栽得这样惨!

          队长老婆也无地自容,气得浑身哆嗦,过来拉住柳桂花的手,对着耳边嘀咕了几句,又转身踢了队长一脚,“滚!”

          王冬瓜从树上溜下来,腰板挺得很直,大摇大摆进门,差点跟队长撞个满怀。

          柳桂花惊讶,“你怎么回来了?”

          王冬瓜说,“黑夜冷,回来拿件棉袄。”

          王冬瓜望着朝门外走的队长和他老婆,故作惊讶,“稀客啊,再到屋里坐会儿吧。”

          队长愣愣看了王冬瓜一眼,贼似的走了。

          王冬瓜把他们送出大门外,长长舒了口气。

          柳桂花二话没说,硬是拽着王冬瓜进屋,悄声说,“告诉你个事儿,今天队长可栽惨了。”

          王冬瓜“扑哧”笑了,说,“我都瞧见了。”

          柳桂花吃惊,“你都瞧见了?”

          王冬瓜说,“我早就回来了,没好意思进门。”

          “这回可好了。”柳桂花拿出队长写的字据,“往后队里护秋的活儿,都是你去干,还有,从明天起,你就是满分劳力了。”

          “真的啊,我王冬瓜也成整劳力了?”王冬瓜乐得蹦起高来,有件事不明白,“刚才队长老婆跟你嘀咕啥?没听见。”

          “她说,回去叫队长安排我到她磨粉厂去干。”

          “那可好啊,那活儿不累,日头晒不着,雨淋不着,挣工分多。”

          柳桂花抱起王冬瓜,在他脸上狠狠亲了一口,王冬瓜只是“嘿嘿”傻笑。

          柳桂花又“嘻嘻”把王冬瓜掀翻在炕上,王冬瓜吃惊,说,“你要干什么?”柳桂花说,“那个那个。”王冬瓜美得不行,躺在炕上,任柳桂花去。

          柳桂花说,“冬瓜,你摸摸我肚子。”

          王冬瓜说,“咋啦?”

          柳桂花笑了,捏了王冬瓜脸一下,“傻蛋,我有啦!”

          王冬瓜眉飞色舞,几乎跳起高儿,“我要当爹喽!”

          柳桂花又跳下炕,刷锅生火,要煮鸡蛋给王冬瓜夜里吃。王冬瓜埋怨,“不过啦,我一宿能挣出个鸡蛋来?”

          柳桂花笑了,“往后挣工分多了,还愁没好日子过?”

          “算了吧。”王冬瓜正起面孔,“人家用咱干,就得干好,我还得赶快回去看地瓜干呢。”

          王冬瓜猛地搂住柳桂花,满腮热泪在她双颊猛揉不止。

          月亮升起来了,溶溶银辉洒落下来,弥漫着寂静的山村,矮矮的土屋里荡漾着甜蜜的柔情……

          相关热词搜索: 夜色

          • 生活居家
          • 情感人生
          • 社会财经
          • 文化
          • 职场
          • 教育
          • 电脑上网
          管家婆白小姐四肖精选期期准,王中王鉄算盘开奖结果走马,王中王管家婆免费版资料大全,管家婆期期准免费资料四不像-www.sdrxjsztg.com王中王管家婆精选心水资料站930好彩论坛 4887王中王管家婆资料开奖结果 管家婆期期准免费精选资料,首页 841995澳门论坛资料网址 841995澳门论坛资料大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