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legend id="nh1wz"></legend>

<ol id="nh1wz"></ol>
<legend id="nh1wz"><sup id="nh1wz"></sup></legend>
  • <strike id="nh1wz"><sup id="nh1wz"></sup></strike>

  • <legend id="nh1wz"></legend>

    <ol id="nh1wz"></ol>
  • <big id="nh1wz"></big>

      <ol id="nh1wz"></ol>

    1. <ol id="nh1wz"></ol>
      <ol id="nh1wz"><input id="nh1wz"></input></ol>

        <label id="nh1wz"></label>

        1. <ol id="nh1wz"><menuitem id="nh1wz"></menuitem></ol>

        2. 图纸下载
        3. 专业文献
        4. 行业资料
        5. 教育专区
        6. 应用文书
        7. 生活休闲
        8. 杂文文章
        9. 范文大全
        10. 作文大全
        11. 达达文库
        12. 文档下载
        13. 音乐视听
        14. 创业致富
        15. 体裁范文
        16. 当前位置: 达达文档网 > 音乐视听 > 正文

          封侯功

          时间:2020-11-14 14:05:54 来源:达达文档网 本文已影响 达达文档网手机站

          张爱国

          下午,官军穿过山谷,进入一片港汊。高大将军举目四望,但见水网密布,大大小小的湖泊水坝点缀其间。“探马,找一个当地人来,问路!”高大将军命令道。

          “大将军,不必耽误时间,地图标示清楚,走左边这条白沙道。”随军主簿曹松说。

          “不可!荆楚湖泊江河多而杂,老将军说过,一条小沟渠都能覆没一军。何况,叛贼长期盘踞此地,熟悉地形,我军不可不慎之又慎!”高大将军向来行事谨慎,“探马,快去快回!”

          很快,探马带回一个樵夫,二十一二岁年纪,肩挑一担柴,腰问吊一只野鸡。“哎哟军爷,没事打什么仗啊。打就打吧,让我打柴都不得安生。”樵夫担不离肩,站在高大将军面前,掀起衣襟抹脸上的汗,“军爷,有话快问,我得赶快回家,我娘要吃药,我娃要喂食。”

          “年轻人,叫什么名字?”高大将军坐在马上。

          “大梁!”年轻人乐呵呵笑起来,“我娘取的,说我是她的顶梁柱。”

          “嗯,好名字。”高大将军语气和蔼,“大梁,我问你,从这里走哪条路能到达荆江口?”

          “左边!”大梁往左边的路一指。

          “就是这条白沙道?”曹松不放心地追问一句。

          “可不就是白沙道!”大梁乜斜一眼曹松,又对高大将军说,“不过,走这条道,一旦……哎哟算了,不管闲事,我得赶快回冢。”

          “一旦怎么的?”高大将军翻身下马,向大梁一叉手,“大梁,请告诉我。”

          “左邊这条道,好走,到江口也最近。但是,我估摸着,今天你们赶不到江口,晚上得驻扎杏花渡。不过,”大梁索性放下担子,拍拍两袖,牵牵衣襟,甚是得意,“不过,如果你们的敌人也熟悉地形,半夜只要……”

          “慢!”高大将军箭步上前,叫上曹松,拉着大梁走到远离队伍的地方,“大梁,请继续说。”

          大梁看了看黑压压整齐列队的人马,神秘兮兮地说:“只要你们的敌人半夜掘开杏花渡东十里处的燕子滩水坝,驻扎杏花渡的人马,就得全部淹死,一个也跑不掉。”

          高大将军脸色都变了,强作镇静:“大梁,你是如何知晓得如此清楚?”

          “说来话长,我原来是打渔的,一年到头都漂在这水上,没几天着家,能不清楚吗?只是,半年前,我婆娘给我一胎生下两个娃后不到一个月就死了。”大梁说着红了眼,“我娘本来身体就不好,一伤心着急,眼瞎了,走不了路……”

          “大梁,事已至此,别太难过,家里老小还指着你呢。”高大将军轻轻拍着大梁肩头,让曹松给大梁拿点银子。大梁捧着银子,激动地就要磕头。高大将军制止,又道:“大梁,依你看,我们该走哪条道?”

          “右边这条土路,虽是难走,但只要上半夜能赶到王陵坝——哎哟军爷,和你说这个真是造孽。”大梁似有不忍,但看了看手里的银子,咬了咬牙,“半夜,掘开王陵坝的水,燕子滩的人,也一个活不了!”

          “我知道了,谢谢大梁,快回家去吧。”高大将军心中大喜。

          大梁挑起担子,走了几步又回身对高大将军低声道:“军爷记住,王陵坝的口不能掘太大。否则,不仅燕子滩,下游的人畜都活不了。那是造大孽。”

          高大将军点头称是,待大梁走出几十步远,抽箭,引弓。曹松一把按住:“大将军,他上有又瞎又瘫的老母,下有两个嗷嗷待哺的幼子啊……”

          “妇人之仁!他能告诉本将,也能告诉叛贼!”高大将军面无表情。“啾——”大梁一头栽倒,一捆柴压在他的身上。

          “全军听令!”高大将军高举长剑,声震如雷,“丙丁二营,走左边白沙道,夜间驻扎杏花渡。甲乙二营,随本将,走右道。”

          “大将军,左道人马能少派一些吗?”曹松走到高大将军身边,压低声音,“大将军,走左道即是送死,他们都是我大唐兵士,都有父母妻儿。”

          “妇人之见!”高大将军同样压低的声音,透着坚定狠厉,“左道人马如若太少,引起叛军怀疑,我们的谋划如何能成功?”

          当夜,高大将军下令将王陵坝完全掘开,洪水瞬间将燕子滩七万叛军、杏花渡两万官军和下游十数万百姓全部淹死。官军取得平叛战役的决定性胜利。

          第三天,圣旨到——高大将军平叛功高,封平荆侯。

          平荆侯的庆功宴,主簿曹松没有参加,他眼含热泪,在记录此次战事的簿子尾页写道:

          泽国江山入战图,

          生民何计乐樵苏。

          凭君莫话封侯事,

          一将功成万骨枯。

          相关热词搜索: 封侯

          • 生活居家
          • 情感人生
          • 社会财经
          • 文化
          • 职场
          • 教育
          • 电脑上网
          管家婆白小姐四肖精选期期准,王中王鉄算盘开奖结果走马,王中王管家婆免费版资料大全,管家婆期期准免费资料四不像-www.sdrxjsztg.com王中王管家婆精选心水资料站930好彩论坛 4887王中王管家婆资料开奖结果 管家婆期期准免费精选资料,首页 841995澳门论坛资料网址 841995澳门论坛资料大全